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人物 文學
  • 正文內容

用文學視界守望故鄉——訪作家秦嶺

閱讀:334 次 作者: 來源:蘭州新聞網 發布日期:2020-04-09 08:00: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文學人物報道。

  秦嶺,甘肅天水人,國家一級作家,現在天津某部門工作,天津工業大學文學與影視專業碩士生導師。曾先后任天津炎黃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天津作協主席團成員、基層文聯主席等職。系天津市“五個一批”優秀人才,中國文聯“全國文藝系統優秀個人”榮譽獲得者。中短篇小說《繡花鞋墊》《硌牙的沙子》《殺威棒》《女人和狐貍的一個上午》《尋找》《天上的后窗口》先后登上中國小說各類排行榜。獲《小說月報》百花獎、梁斌文學獎等十余種獎項。小說集《借命時代的家鄉》《不娶你娶誰》《透明的廢墟》入選全國“農家書屋”,《借命時代的家鄉》1次、《透明的廢墟》兩次入選全國“好書榜”。參與或改編其“皇糧”系列的電影、晉劇、評劇等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敦煌文藝獎等。二十多篇小說、散文被編入大學、中學試卷分析或范文讀本。有作品翻譯成英、韓等文字。

  著名作家楊顯惠曾在《文藝爭鳴》撰文:“秦嶺是明智的,他的雙眼不會輕易被蒙蔽,歷史的鏡子,永遠被他牢牢地攥在手里,他是一位懂小說的中國作家。”秦嶺是誰呢?那么,請隨著記者的筆觸來了解這個生長于隴原大地,成長在渤海之濱的作家……

  孩童時代的秦嶺是在天水秦州區鄉村度過的。自幼他深受母親和外祖父家族的影響,酷愛繪畫、音樂和閱讀,小學、初中時期就有自編自繪30多套“連環畫”、自制笛子吹奏的經歷,可以說是個小小的文藝愛好者。“至今記得,上世紀70年代的天水很多鄉村尚未通電,貧瘠程度可想而知,而我的外祖父、母親卻經常在煤油燈下為我們小輩們朗讀《三國演義》《水滸傳》《聊齋志異》《粉妝樓》《薛仁貴征東》等經典故事,讓我幼小的心靈展開了無限的遐想,也為我打開了一個旖旎瑰麗的文學之門……”秦嶺告訴記者。

  讀初三時,秦嶺就自費訂閱了幾份報刊并不斷投稿。有一年,他的作文《故鄉的柳林》在原天水地區中學生作文大賽中獲獎并被電臺播講。1985年,秦嶺考取原天水市第一師范學校后,開始在《少年文藝》《中學時代》《少年文史報》《春筍報》等幾十種報刊上發表小說、散文,并參與創辦了校報《奮進》,還創作了校歌。二十年后,他才知道發表于1986年的散文《故鄉的莓子》被編入了當時的五年制實驗小學語文教材。

  1988年,秦嶺加入了天水作家協會,成為那個時代為數不多的學生作家之一。參加工作后,他中斷文學創作長達10年,期間先后在天水市秦州區耤口中學、秦州區政府辦、秦州區團委工作并于1996年通過人才引進方式破格調入天津某區機關從事人事工作。1999年,他重新闖入文壇,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小說和散文作品。進入新千年不久,天津《今晚報》以《天津文壇的西北風》為題介紹了秦嶺的創作情況,并成為當時天津文學院十多名簽約作家中最年輕的一位。

  秦嶺盡管生活在天津,但其反映鄉村生活的小說多以秦隴大地為背景的,如“鄉村教師”、“皇糧”這兩個系列當時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其中,作品《皇糧鐘》“橫空出世”后,中國作協專門舉辦了研討會,被認為是“歷史的一個刻度盤”、“第一部成功反映中國農業稅的佳作”。當時的影視、戲劇界也一度掀起改編《皇糧鐘》的熱潮。中國第三屆戲劇展演評選中,獲得特等獎、一等獎的《麥穗兒黃了》《馬本倉當官記》等劇目以及后來的《砸掉你的牙》《麥穗黃了》等電影,均改編自《皇糧鐘》。戲劇界認為:“從秦嶺的小說中可以找到中國農民”。

  之所以對農村題材的把握如此熟稔,和秦嶺的故鄉情結是分不開的。秦嶺說:“我在渤海灣回眸大隴原,那里是我的家鄉,她同時也深深嵌在我的心中……我了解農民的疾苦,而今農村的變遷與變革,無時不在地發生著劇烈的碰撞,我沉浸在這種碰撞中,并將這種碰撞通過文學傳遞給讀者,實現共振,我想至少今后一段時期,我將仍然把視角投放在廣大的農村。”

  近年來,秦嶺的散文也受到讀者的青睞。他在《人民日報》《大家》《中國作家》等報刊發表的散文《日子里的黃河》《渭河是一碗湯》《清水麻鞋》《大地灣的聲音》《麥積煙雨》等20多篇散文,被全國幾十個省市編入高考、中考語文閱讀試卷或范文讀本。散文集《眼觀六路》《宿命的行走》出版后,一度成為中學語文考試命題的“選題庫”之一。無巧不成書,秦嶺的另一個身份是大學教育工作者,在談及自己跟大學生之間是如何交流文學的。他說:“我注重培養大學生的閱讀方法、人文情懷、審美和反思能力。希望他們在文學的道路上不要拾人牙慧、重蹈覆轍、瞻前顧后。即便是在十字路口,也要相信自己的判斷。當然,這樣的判斷絕對要避免盲目、盲從和盲動。”

  作為中國報告文學學會的理事,秦嶺的報告文學創作也碩果累累。他的視點并未媚俗地朝那些能夠博得眼球的大項目、大工程、大事件靠攏,而是沉下身子,聚焦民生民情,專寫與老百姓苦樂悲歡相關的題材。他的長篇報告文學《在水一方》寫普通農民安全飲用水問題,被譽為“第一部反映中國農村飲水安全工程的書”。尤其是長篇報告文學《走出“心震”帶》以近十年來我國汶川地震、舟曲泥石流、天津港爆炸、鹽城風災等一系列重大災難事件為背景,深度揭示了普通民眾遭受災后應激性障礙、抑郁癥、焦慮癥等心理疾病肆擾的嚴峻形勢,敘寫了我國心理科技工作者在災后心理援助實踐中取得的重大技術進步和開展心理干預的情況,該書融思想性、文學性、史料性、科普性于一爐,被譽為“第一部全面反映災后心理援助的文學作品”。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走出“心震”帶》被全國一些心理機構納入疫情期間開展心理干預、心理援助的輔助工具書。

  一部文學作品的問世,既與文學的社會屬性和各色人等不同的感受力有關,也與當今人們多元化的文化選擇有關,要想寫得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并不是易事。而縱觀秦嶺的作品,既有反思又有批評,既有悲憫情懷又有覺醒意味,多從不同的視角、不同的側面揭示了人和社會、自然、土地、權力、情感層面錯綜復雜的關系,并能巧妙地把政治、經濟、文化元素融合進敘事的經緯之中。《文藝爭鳴》《名作欣賞》等期刊有關欄目專門組織了對秦嶺小說的討論。2018年,中國現當代作家研究叢書編入了長達60萬字的《秦嶺研究資料》。

  記者問秦嶺是如何理解自己的作品的,怎樣的文學作品具有長久的生命力,而不被時代淘汰?秦嶺說:“我對作品的自我判斷有時也與編選者、文學專家不盡相同或完全不同,個人滿意度與讀者比較接近的小說,反而在專家那里打了擦邊球;自己心中沒底的小說,反而一時間會眾說紛紜。好在我更在乎寫什么和怎么寫,而對于別人的評價,我更在乎其中有啟發意味的部分。至于如何寫出不被時代淘汰的作品,我認為應該把文學納入歷史、社會和哲學范疇來討論,所以,我有時候和搞哲學、美學、歷史學、社會學的專家聊文學,反而比在文學理論家那里獲得的啟發要多得多。在我看來,不同國界、地域的作家都擁有不同的文化特征,而文學的魅力恰恰就在這樣的迥異里。還有文學的技巧必須與本土的生活質地、文化原色和審美習慣結合起來,也就是要有屬于自己的特點,如果剝離了這一層,技巧支配下的‘人’必然淪落為‘四不像’。”

  從隴原走向渤海之濱的秦嶺,多年來始終守望著自己的故鄉,堅持著自己的文學信念。秦嶺說:“盡管我生活在天津,但隴原大地始終是我創作的主要源泉。我不敢奢望自己有多大能耐,但文學作為我的生活方式之一,我倒是希望把油鹽醬醋調配得有味道一些。啥是好味道?我唯有且調且品,且品且調……”(記者 華靜)

標簽:文學,人物訪談,人物報道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 青海11选5走势 吉林快3怎么玩 快赢481号码合并走势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时时彩最快开奖软件 内蒙古11选5开奖规则 九江股指期货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 四川快乐12遗漏遗漏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融凯配资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群英会30期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预测 k线图入门 河南福彩快3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