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 藝術 綜藝 雜技
  • 正文內容

中國雜技尋求新突破

閱讀:794 次 作者: 來源:中國文化報 發布日期:2020-01-20 15:21:57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藝網分享的雜技資訊。

  上世紀80年代初期,伴隨改革開放的步伐,中國雜技作為最早試水海外商演的藝術門類走出國門。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末期,伴隨海外尤其是歐美國家“中國熱”的興起,“中國雜技熱”也在國際市場涌動。上世紀90年代,中國雜技屢屢受邀到歐洲巡演,以德國為中心,在奧地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西班牙等國留下了足跡。那些年,“在外國演出都能在街上遇到同行”成為中國雜技人的笑談。

  中國雜技人在海外比賽中屢摘桂冠,摩納哥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法國明日世界馬戲節以及摩洛哥新一代國際青少年馬戲節是目前世界知名的三大馬戲節,它們分別代表著傳統馬戲、新馬戲和青少年馬戲比賽的最高水平。在三大馬戲節上,中國雜技可以說是常勝將軍。中國自1981年首次參加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至今,共獲得10余尊“金小丑”獎;自1981年開始參加明日世界馬戲節比賽,30多年來一直是公認的得獎大戶;自2012年開始參加新一代國際青少年馬戲節,多次取得優異成績,并在2015年首次獲得金獎。

  雜技是早年為中國創匯最多的藝術門類。據介紹,雜技團在海外演出半年就有50萬美元左右的收入;雜技演員在海外商演日收入為30美元到35美元,很多雜技人成為國內最早的一批“萬元戶”,最早擁有冰箱、洗衣機、電視機,不少人都想進入雜技業……

  觀點:中國雜技海外“圈粉”

  張紅(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北京雜技家協會主席):新中國成立初期,雜技作為中國文化外交的重要媒介,踏上了海外演出的旅程,創造了幾乎與“乒乓外交”齊名的“雜技外交”的輝煌歷史。可以說,在中國對外文化交流領域,雜技曾經占據了整個藝術門類的半壁江山,更擔當起“人民外交官”的角色,為世界了解中國和中國文化作出了巨大貢獻。

  齊春生(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遼寧省文聯副主席):中國雜技成就了很多外國演出商。上世紀80年代初,專欄記者梅登第一次接觸中國雜技便深深著迷,并看到其在歐洲市場的巨大潛力,轉行做起了演出商,他所經營的星辰國際馬戲公司開展中國雜技在歐洲主流市場的演出30余年。奧地利電影導演安德勒·海勒按照西方人的欣賞口味對中國雜技節目進行獨特編排,打出“中國國家馬戲團”的招牌,在歐洲市場叱咤13年。1984年成立的太陽馬戲團在組團最初也曾借中國雜技開拓市場,除了邀請中國雜技團出國巡演,還委托武漢雜技團為其培養雜技演員。多年來,很多活躍在太陽馬戲團舞臺上的優秀雜技演員均來自中國。

  在國際市場遭遇瓶頸

  最近10余年來,經歷了轉企改制的考驗,面對國際上雜技表演觀念的變化和馬戲市場的蕭條,中國雜技似乎陷入內憂外困的境地。對內,雜技演員招收十分困難,人才培養青黃不接;因為收入過低,在職演員流失、轉行;由于創作、宣傳經費不足,雜技院團多數處于“量米下鍋”的境況,人才梯隊建設、內容生產和宣傳推介舉步維艱。對外,中國雜技在國際市場短板顯現,包括表演的藝術性、互動性不足,雜技作品缺乏創意等,雖有一批富有中國特色和文化內涵的優秀雜技作品打開了海外市場,但賣座的雜技文化產品仍然短缺。另外,赴海外演出的團體良莠不齊,重場次、輕質量和重表演、輕營銷等現象制約了雜技走出去。

  觀點

  宓魯(中國文聯雜技藝術中心原主任):一度成就中國雜技的“技術至上”,在國際市場風向轉為偏愛創意和表現力之后,感到無所適從。一直側重和擅長地面項目的中國雜技也因高空、滑稽項目的短板,在雜技從節目向整劇轉變過程中顯得力不從心。由于缺乏創意、創新,一些中國雜技的傳統優勢項目被外國人拿去,加入新的創意和包裝,觀賞性反而大大超過了原節目。

  張紅(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北京雜技家協會主席):隨著世界經濟大環境的變化,中國雜技在海外市場的發展迎來諸多新的困難和挑戰。30多年來,中國雜技在海外商演的酬勞幾乎沒有變化。

  齊春生(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遼寧省文聯副主席):30多年來,中國雜技雖然不斷去海外商演,卻因為沒能掌握核心的演出和市場資源,走出去基本處在等人上門的狀態。從某種意義上講,一些所謂的海外商演只能說是“勞務輸出”,自己掌握的主動權其實非常有限。

  侯泉根(天津市雜技家協會主席、天津市雜技團團長):中國雜技走出國門30余年,并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迎來了高峰十年。在海外,有大批觀眾是看著中國雜技長大的,對中國雜技有了解和興趣,但當新奇感被消耗掉,國際市場對中國雜技的追捧也漸漸消散。

  孫力力(中國雜技家協會副主席):在走出去高潮漸退的時候,中國本土雜技團之間一度出現了降價出國的不良競爭,良莠不齊的演出質量增加了走出去的困難。

  支招:內外兼修,站穩國際市場

  拓寬雜技創作藝術維度

  “不少中國雜技人在藝術創作方面還停留在傳統階段,思想不夠開放,想象力比較匱乏,靈感仍大多源自歷史,情節構思往往過分強調斗爭、沖突。”宓魯認為,關注并適應世界雜技馬戲領域的發展趨勢非常重要。藝術創意不是一蹴而就的,從雜技演員到編導都應該更多地自覺接受文化藝術的熏陶,提升文化藝術素養。

  “現如今,能夠吸引人們目光的往往是一些跨界、混搭的內容。近年來,中國雜技開始注重單項節目的包裝、雜技劇的打造以及雜技晚會的創排,并在雜技節目中引入戲劇、舞蹈等元素,拓寬雜技創作的藝術維度。這些都是好的發展方向。”侯泉根說。

  “單項節目仍然是中國雜技走出去的重點和亮點。單項節目要出新,除了形式上的創意,更重要的是在技巧難度上堅持創新,保持自己的不可復制性,從而提高中國雜技的含金量。”孫力力說。

  “培養受眾+文旅融合”助力

  “中國是一個雜技資源大國,也是雜技資源輸出大國。但就國內市場、商業模式而言,中國并非雜技強國。”宓魯認為,為改變這一點,中國雜技人應真正建立市場意識,做到以市場為導向選取節目、確定主題、進行后期制作。與此同時,要從培養國內觀眾雜技觀賞的文化消費習慣做起,受眾的培養需要久久為功;文化和旅游的深度融合,也為中國雜技發展提供了良好契機。

  保證良性的內容生產循環

  齊春生說,在國外,相關創作團隊不僅得到來自政府的資金支持,還有大批企業為其提供贊助,打造一臺演出往往能夠動用來自世界各國的優秀團隊,形成了藝術生產上健康、高效的循環。對中國雜技而言,改革的同時也要有相應的配套政策出臺。以上海雜技團為例,根據上海市政府“一團一策”的政策,該團在轉企改制后依然享受全額財政撥款,保證了雜技團的基本運營,而上海市相關藝術基金對創作上的支持,也使其在藝術創作方面能夠施展手腳。

  建立國際演出經紀人和營銷網絡

  中國雜技不能像一個被動的商店,總是等著買家上門和出價。齊春生表示:“中國雜技在市場方面受到的制約,也源于30多年來我們在國際雜技市場沒有話語權、沒有定價權。中國一定要培養國際演出經紀人,并建立起自己的海外產品營銷網絡。”

  他山之石

  太陽馬戲的運營之道

  太陽馬戲高級創意總監帕維爾·科托夫

  發展模式

  太陽馬戲已經積累了30多年的發展經驗,是全球范圍內現場娛樂產業的重要開拓者。據估算,2019年世界各地超過1000萬觀眾觀看了太陽馬戲的演出。我們的作品共包含27個標志性項目,其中有大型的駐場秀項目,也有在大帳篷或者室內場館演出的巡演項目。我們捕捉最前沿的人力表演(非動物表演)和舞臺藝術風潮,并進行全新創造,每年開發新的演出。近幾年,太陽馬戲緊跟多樣化潮流,為中國杭州、德國漢堡、西班牙巴塞羅那等新的市場創作了新的演出。我們重視不同興趣的目標觀眾,致力探索新的演出環境和演出類型。太陽馬戲國際化的演出班底由來自68個國家的超過1700位藝術家組成,正是由于這些優秀的藝術家,太陽馬戲才得以成為世界最大的現場娛樂公司之一。

  帶領觀眾進入身臨其境的旅程

  目前,娛樂產業正在多媒介環境中迅速發展(數字媒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種),觀眾也正在變得越來越有見識。太陽馬戲為觀眾提供了一個觀賞現場表演的機會,讓他們驚嘆于人體的無限可能性和藝術家們的精神。對于我們而言,盡管高科技是很多演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現場表演永遠是不可替代的、最重要的元素。同時,一場好的表演需要做到帶領觀眾踏上一場身臨其境的旅程,這是比展現高水平的雜技技巧更深一步的成就。

  在太陽馬戲的舞臺演出中,通常包括馬戲表演者、運動員、舞者、歌者、小丑以及演員等不同專長的藝術家,我們作品的藝術特點是將這些人的表演技巧通過戲劇化的方式融合起來。太陽馬戲演出的核心和宗旨是將現場的人體表演以最好的技巧呈現在舞臺上。

  加強與中國的聯系

  在太陽馬戲成立早期,中國的表演藝術家就是太陽馬戲國際化班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國因盛產高水平的雜技藝術而聞名,也是全球少數幾個擅長群體表演的國家,中國雜技演員的技術水平在世界上遙遙領先。在雇用中國演出團體(包括國家級和省市的雜技團)方面,我們與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及其旗下的中演公司有著長期堅實的合作關系。除此之外,我們也會雇用來自各個表演藝術領域的中國獨立藝術家。

  中國幅員遼闊,因此我們也采用專業方法來適應各地市場。我們在微博和微信上投放人才招聘啟事,也專門制作了中文版網頁,通過選角網站征募藝術家。目前,大約50位中國藝術家在太陽馬戲工作。2019年,我們在浙江杭州開演的全新駐場秀《X綺幻之境》也有助于提升太陽馬戲在中國的知名度,帶動更多太陽馬戲與中國藝術家的專業交流。另外,在中國的珠海、吳橋、武漢等地舉辦的多個國際雜技或馬戲節,對于太陽馬戲的選角導演而言都是很好的機會,他們通常是專業評審團的成員,能借機發掘中國優秀的馬戲節目,加強太陽馬戲與中國的聯系。(記者 陳璐)

標簽:雜技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