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小說 短篇小說
  • 正文內容

人貓之戀

閱讀:416 次 作者:王紅麗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20-04-04 13:02:04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小小說作品。

  上元之夜,大街小巷張燈結彩,煙花爆竹響聲不斷。人群中一位白衣女子和一位黃衣女子模樣清麗,邊走邊東張西望著,她們好像第一次進城似的,對什么都充滿了好奇。當她們走到一處碩大的彩燈前時,白衣女子欣喜地瞪大了雙眼,只顧往上看,腳下卻絆到了什么,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仔細看,原來一個書生正在彎腰整理鞋子。書生站起身,不但沒有責怪,反而詢問白衣女子碰傷沒有。白衣女子看到書生相貌俊秀,溫文爾雅,心里突然一陣緊張,不知說什么才好。黃衣女子倒是上前說:“你這人在這路上干什么呢?!”白衣女子連忙阻止她,輕聲說:“是我們的不是。”書生看白衣女子美麗溫婉,不由得產生了好感。

  三人站在那里,想要分開卻又踟躕著,預感到一轉身就要咫尺天涯。白衣女子鼓起勇氣說:“我們對這里不是太熟,可以領著我們隨便看看嗎?”書生忙說:“可以的,兩位請。”一路走著看著說著。原來書生名叫劉清華,是暫時寄居此地,要去進京趕考的。而兩位女子一位叫白潔,一位叫黃玉,是剛來這里走親戚的。白潔和劉清華并肩走著,好像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黃玉反而因為插不上話而被落在了后面。

  不知不覺已到深夜,到了分手的時刻,白潔和劉清華四目相望,戀戀不舍。黃玉有些不耐煩了,拉著白潔的手扯向一邊:“走了走了。”白潔扭身望著劉清華,向他輕輕地揮了揮手,劉清華也揮著手,目送著她們漸漸遠去。

  黃玉看著魂不守舍的白潔說:“我可提醒你,你可不能動心,不然咱們就不能變成人形在人間游玩了。”白潔點點頭說:“知道了,姐姐。”可是神思仍在恍惚著。她們來到市郊一座空落的宅院里,黃玉揮了一下衣袖,宅院里立刻燈火通明,富麗舒適。她們各自走到一個房間,然后一躍而入,分別化作白貓和黃貓蜷縮在了床上。

  這一日,黃玉想要拉上白潔出去游玩,推開房門,卻看見白潔正坐在床邊啜泣。黃玉走過去:“妹妹,怎么了?”白潔猶豫著說:“是劉清華,他生病了。”“他生病和你有什么關系?”“心中不忍,感覺疼惜。”“妹妹,你忘了我曾經提醒過你的,不能動心的。”“我想去看他。”“你瘋了,你如果真的要去,就真的不能變幻人形了。”“如果沒有他,要這個軀殼又有什么用。”“你別忘了,我們可是偷偷下界來玩,是要趕在上命真人睡醒之前返回天庭的。”“姐姐,我實在是放心不下他,請姐姐回去以后向上命真人多說好話,拜托您了!”“你感覺上命真人會聽我的嗎?”

  白潔站起來走向門口,扭身向黃玉深鞠一躬,當她左腳邁出門的一剎那變作了白貓,她愣了一下,隨即躍出門去。黃玉攆出去,白貓已經不見了蹤影。

  千里之外的劉清華家。由于殿試落榜,心灰意冷,又思念杳無音訊的白潔,劉清華病倒在了床上。這一日看到天氣晴好,就走出屋子想要曬曬太陽。這時一只白貓從墻外躍身院中,輕手輕腳地走到劉清華面前,仰臉望著他。劉清華打了個寒顫,他感覺這只貓似曾相識。

  “你還好吧?”“誰?”“我。”

  劉清華環顧四周,空無一人,而面前的白貓一直在看著他,嘴唇蠕動著。他后退幾步,驚異地問:“是你在說話?”“是的。”“你是誰?”“上元之夜的女子白潔。”劉清華愣了:“為什么會這樣?”“因為想念。”白貓溫柔地注視著他,一下子喚醒了劉清華上元之夜的回憶,溫婉可愛的白潔在他的腦海中重現,掀起他潮涌般的思念。

  劉清華蹲下身,伸出右手:“可以握一下你的手嗎?”白貓羞澀地低下頭,探出右前爪,手爪相觸的那一刻,人貓都感到一股震顫傳遍全身,整個都醉了。劉清華借勢挾起白貓,擁到懷里,動情道:“可知道我一直在想你嗎?”白貓說:“知道,你的身體好些了嗎?”劉清華微笑道:“看到你就開心,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好了。”白貓也露出了欣慰和幸福的微笑。

  白貓的到來提振了劉清華的精神,他調整心情,準備再次發奮,進京趕考。而白貓總是安靜而體貼地陪在他身邊。讀書之余,他們在房間里,院子里,附近的田野里追逐著,嬉戲著,時而你追我趕,時而親昵纏綿,總是有說不完的話,總是有沒完沒了的笑。晚上,他們相偎在一起輕聲呢儂著,你一言我一語,直到困得睜不開眼睛沉沉地睡去。

  天庭,上命真人府邸。打盹醒來的上命真人伸了個懶腰,叫了一聲:“白貓,拿我的拂塵來。”拂塵拿來了,黃貓銜著奉給上命真人,真人問:“白貓呢?”“白貓有些不舒服。”“嗯,看好庭院,我去會個朋友。”黃貓點頭稱是。

  過了半日,真人回來,仍是不見白貓的影子,不由得說:“讓白貓過來見我。”“她不舒服。”“帶我去見她。”“嗯,不太方便。”“怎么不方便了,快去。”黃貓只好磨磨蹭蹭地帶著真人來到白貓的住處,哪里有白貓的影子。真人瞪著黃貓:“哪兒去了?”黃貓情知瞞不過去,只得如實招來。真人大怒:“好個小東西,竟然敢背著我去人間偷歡,壞了仙界的規矩。”掐指一算,帶著黃貓飛下界來。

  這日劉清華和白貓正徜徉在房子附近的小樹林里。仲秋時節,草木蔥蘢,飽滿的墨綠里漸漸泛出金黃來。走在薄覆著草甸的小路上,偶爾有零星的黃葉飄落下來。白貓抬起頭,略帶傷感地說:“什么事物都會由盛而衰,日漸枯萎的嗎?”劉清華俯身攜起白貓,擁入懷中,溫柔地說:“我們的愛永不會衰落,我會伴你終生的。”白貓陶醉了,輕輕地貼近劉清華的胸前。

  出了林子,原本明朗的晴空忽然布滿了烏云,天色暗下來,前方卻出現了一團光亮,慢慢地接近。光亮漸漸落入眼前,原來是上命真人帶著黃玉來到。

  看到是他們,白貓從劉清華懷中跳出,向著真人匍匐在地上。真人肅臉道:“白貓,你可知罪。”白貓低頭說:“奴婢知罪。”“且先吃我幾鞭。”真人說著甩出拂塵,拂塵變為皮鞭,對著白貓抽打起來。皮鞭落處,立刻現出一道道紅色的血痕,白貓顫抖著,血跡漸漸染滿全身。劉清華撲過去大喊著:“不要,不要……”可是哪里阻止的住。

  真人收回拂塵,厲聲道:“還不快快隨我回去。”白貓虛弱地抬起頭:“真人,我已受了懲罰,您就放過我吧。”真人怒道:“怎可如此頑固。”“真人,我領略到了人間溫馨美好的感情,這些已經刻在了我的心里,即使我現在跟您回去,我還是會再找機會逃出來的。”真人愣了一下,嘆息道:“你要是實在不愿回去也罷,可是我也不能縱容你做這越軌出界的事情,即使你留在這里,你們也永世不能再相見。”

  說完躍至遠處,揚起拂塵,一座大山自遠而近逼來,狂風呼嘯著,把劉清華吹得閃了幾個趔趄,等到站定了睜開眼睛,白貓已被壓在了山下。真人惋惜而無奈地望了他們一眼,帶著黃玉走了。

  劉清華焦急地圍著大山呼喚著白貓,轉到山的北側的時候,他聽到了白貓微弱的回應聲。他循著聲音湊上前去,貼著地面的山腳處有一個拳頭大小的小洞,洞口搖搖晃晃地伸出一截樹枝來。他握住了樹枝,大聲問:“是你嗎?”里面傳出白貓的聲音:“是我。”劉清華欣喜著,隨即又黯然神傷,仰天大叫道:“白潔……”

  后來劉清華在洞口附近搭了間房子,每天從洞口里給白貓遞些吃食,貼著洞口和白貓竊竊私語著。思念的緊了劉清華會說:“如果我們能夠見上一面該有多好。”白貓總是輕聲安慰著:“能夠每天聽到你的聲音,我已經很知足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劉清華慢慢地老去,洞口里也漸漸地不再傳出白貓的聲音。再后來,人們在洞口附近壘起一座墳塋,墳前立碑“人貓冢”,偶爾會有人過來祭奠,紀念這一段動人的感情。

  春風吹過,墳頭上開出鮮艷的花來,在陽光下隨風搖動著。

標簽:小說,小小說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嗜血
  • 下一頁:春泥
  • 欧冠排名积分榜2020